儿子取亲母亲陪客人

都市小说   2021-06-11   加入收藏夹


.
全球华人最大的援交女性息平台,就在兼职性息网:,狼友们必备的打炮神器。


  我的家乡远在沂蒙山区的一个小村裡,说是小村,其实也不小,足有四千余户人家,将近三万余人,实实在在
是一个大村,我们这裡的婚嫁风俗极為奇特,一旦有人家将要娶媳妇了,就得在主屋边上起一个新屋以做新房,这
新房可不需要主人家出钱出力,这新房将由全村成年男人上山伐木,下河挑泥,烧砖取石,集全村之力所成。新屋
一般长十二步,宽九步,大约就是十二米长,九米宽,正好一百零八平方米,六窗四门十二柱,全屋只有一间房间,
屋子用山裡特產的麻石垫高一米三十,房子地面由木匠师傅用坚硬的山核桃木刻成每边长三十公分的的六边型木桩
铺成,房子裡不设床,全房由主家购买的羊毛织就的厚毛地毯铺著,毛毯厚要达到十公分厚,人倒在上面只感到软
绵绵的舒服而不会有任何痛感。


  一个这麼大的大厅,又这麼多窗户和门的房子做结婚新房,是不是很奇怪,做成这样,是有实际用处的。


  沂蒙山区以前山高路险,野兽丛生,生活在这裡的人们,若不紧密团结起来,就无法在这险恶的环境下生存,
先祖们為了能世代团结,想出了这麼一个方法。


  那就是每家的儿子娶新娘之後,新婚之夜全村成年男性都可参加洞房,没错,新郎新娘不得拒绝,每次有人娶
媳妇,新房裡外,是人山人海,新娘被逼一丝不掛的躺在新房中间由得眾人轮流奸淫,為防止新娘被挞伐过度,新
娘的娘家要派出家中已婚育生子的少妇,通常是新娘的姐姐,小姨,嫂子组成,人数三到五人,若丈母娘年纪还轻,
容貌尚好,通常也会跟来陪同新娘分流眾多男人,新郎家也会照此安排,这样,新婚之夜,新房之中,十多名容貌
姣好的少妇,一二名熟女陪同一位少女全裸上阵,闹哄哄的被无数男人轮奸到天明。这样的的夜晚一般要持续一周
之久,然後新娘的娘家人被抬回去,因為一般到这种情况下,来陪客的女人们都已经精疲力竭,下体红肿,新郎村
裡的人会用竹子做成一种样式奇怪的抬椅,女客们全身赤裸的斜躺在竹椅上,这种竹椅被称之為陪娘桥,陪娘们两
条腿被架在架子上,红肿的下体被最大限度的展示在外,她们就这样被一路抬回自己村子并绕村三周,以示新郎村
裡招侍周到。


  至於新娘,休息恢復之後,按规定,每晚她房裡不得少於五个男人陪同,男人们按自己的方法决定今晚是谁留
在她房裡,确保她每晚接受多个男人的精液,通常过了不至於男人们等得太急,新郎的家人会派出一到二名少妇陪
同,直到新娘怀孕為止。她才可以停止这种全村男人轮流享用的日子,这样确保了新娘的第一个子女不知道父亲是
谁,他可能是全村享用过新娘肉体的任何一个男人的,这个孩子也就会得全村的人庇护。而实际情况是,参於陪房
的所有少妇基本都会怀孕,把全村的关系紧密联系起来。


  我在家裡排行老六,上面有三个哥哥二个姐姐,我们村裡人结婚早,我娘十六岁嫁到我家,一年二个,我娘十
九岁时已经是六个孩子的妈了,奇怪的是,山裡的女人吃苦耐劳,但是这裡山水养人,女人们都一个个娇艷欲滴,
我们村的大嫂们四十多岁的看上去宛如三十出头,我发小三柱的娘,四十五岁那年还给他结婚陪房,一直陪了半个
多月,被人用陪娘桥架著绕村时,别的二十岁左右的小媳妇们都下体红肿的绵软的躺在架子上,她还能跟抬桥的大
叔们说笑谈天,她下体还是那麼鲜嫩活泛。第二天就下地收苞谷时被几个同村的叔伯们说犖话撩发了性,当著地头
上几百人的面扒下裤子,跟著多条汉子轮流交媾,她口吸逼滑,硬生生放倒了当时在场的一百多条汉子,当晚她小
腹微凸的回家,据三柱说,他娘那晚没吃饭,硬是让男人的精液撑饱了。


  妻子小梅是上海出生成长的姑娘,身材高挑,容貌秀丽,她听我说了我们那裡的风俗後感到极度不可思议,她
很羞涩的问我:「全村的……男人……都来?」


  我回答到:「嗯,没有血缘关系的都会来,我们村裡出了不少能人,上海的信合投资公司的张总,市经贸委的
刘主任,还有我公司黄董事长,都是我们村的,在中央,全国都有我们村的人。因為我们村的人都关系很亲,大家
都会相互帮助。」


  妻子小梅又问道:「……如果,不回你们村过那个风俗,他们就不会全力帮忙了?」


  我无奈的说:「那当然了,没在我们村裡结过婚的人都不可能得到帮忙!」


  小梅眼波流动:「你公司的黄董事长,他太太我见过,那麼高雅的一个女人,也曾经……曾经被你们村的人…
…那麼过?」


  「嗯,每年过年他们回村,黄董的老婆还要每晚陪人呢!」我回答到小梅突然眼光一紧:「我问你,你有没有
去过参加你们村裡的婚礼?怪不得谈了三年恋爱从来不带我回你老家,每年回家你都很爽吧,黄董的太太你有没有
……有没跟她睡过?」


  我措手不及,囁嚅著回答:「……这个……这个……」


  妻子小梅看著我满头大汗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哼,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这麼好的事还会放过,
算了,放过你们了。」


  新婚第三天,我就带著小梅准备回家乡补办婚礼,这是我跟小梅商量很久最後的决定,為了以後更好前程,小
梅决定牺牲自己的肉体,准备在我老家生下第一胎後再回上海打拼,而公司的黄董也跟我做了保证,回村结婚後就
是家裡人了,他笑著说:「小王你这还算好的,最少你先享受了几天,我太太婉静的处女之身都不知道是那个家伙
拿走了。」


  我同意回村结婚的消息让家裡又开心又难办,小梅是上海姑娘,她娘家不可能派陪娘来,陪娘只有我们家出了。


  一家人围著堂屋的火盆,三十九岁的娘穿著一身白绵布的紧身小褂,下身穿著山裡女人常穿的浅兰色土布束臀
宽口七分裤,红红的火光映在她依然光滑紧凑的脸孔上,山裡女人没有穿内衣的习惯,圆领无袖小褂紧紧的束在她
健美丰腴的胴体上,随著她白嫩的手臂的挥动,饱满硕大的乳房轻轻颤动著,硬硬的小凸起痒痒的撩拨人心。不禁
让我想起娘那对丰满的乳房在男人手下揉搓变形的场面,随著眼光下看,半蹲著的娘,纤细的腰肢下彭涨的屁股,
紧紧束在她下身的裤子可以清晰的看见她下体的轮廓,甚至阴缝都清晰可见。


  我不露痕跡向暗处挪了挪,偷偷吞口唾沫,母亲的肉体,我早已经多次的品尝过,体健貌美的母亲,多次被同
村的人请去做陪娘,在被别的男人奸淫到迷迷糊糊之际,我也曾多次趴在她的身体上,把精液射入到我出生的地方。


  我永远记得那是我十四岁的那年,我那规矩,十四岁的男孩才有资格参加婚房,我堂伯的儿子猛子娶山那边的
淑芳姐,淑芳姐是十裡八村出了名的美女,她娘家又知道我们村是大村,怕是头夜淑芳姐熬不住,说了要堂伯家出
十个陪娘,要生养过,身子健壮,长像俏丽的三十岁婆娘,堂伯提了两只鸡来我家,请了娘去做陪娘。


  头三天晚上,我一个十四岁的小屁孩压根儿就没法挤进新房去,只能跟著一群跟我差不多大小的半大小子在窗
外挤来挤去,偶尔的从人缝裡看著一眼房裡的情景,淑芳姐娘家来八个陪娘,我们村十个,加上淑芳姐十九个女人,
被我们村的男人们包围著,偶尔从人群中瞧著一条白嫩嫩的大腿或一只丰满的乳房,把我们逗的心痒痒。


  一直到第五天,村裡的三明哥也娶媳妇了,这边才算静了一点,我们一群半大小子一商量,得,去三明哥那边
准又得守窗户,咱们不挪地方,就在猛子哥这边了。


  当天晚上,我瞅著娘亲出门去猛子哥那儿吃晚饭,陪娘的晚饭和早饭是在结婚的主家吃的,我急吼吼的扒了几
口饭,就溜出门去招呼了大牛,三柱一群儿半大小子,就到猛子哥家去了。


  到那一看,果然,人群比前几天清净多了,我们也不用守窗子了,可以挤进屋了。


  我用力挤到新房的一个角边,找了一个视线最好的地方就开始一边看著一边等著。


  我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喘匀了气向著最近著我的那个女人看去,当时就心裡嗡嗡作响,从来都是安静贤淑的娘
正一丝不掛的躺在厚毛毯子上,平时总是扎著的头发放开来了,一大片乌雲般的秀发披在地毯上,她仰天躺著,微
微闭著眼睛,脸蛋儿红红的,秀气小巧的肩头下面,饱满硕大的乳房正颤微微的在五十多岁的九大爷那双粗糙的大
手中被搓揉挤压著,娘的一条结实修长的大腿被九爷扛在肩上,将一个女人最私隐的地方完全的暴露在人们面前,
在我口瞪目呆中,娘亲一边吃吃的笑著对九大爷说:「大爷,你真还是宝刀不老啊!」,一边伸出手自己轻轻把阴
唇分开,另一只手握住九大爷那根又粗又大,满是青筋暴出的老阳物,将它对准自己的下体,轻轻的含了进去,在
我眼皮子底下把那根丑陋不堪的老吊完全的插进去。


  在我心急如焚的中,九大爷不紧不慢,在我娘上身上玩弄了半个小时才抖动著一身老皮的身子,一震一震的将
自己的老精射入到我娘的身裡中。


  那老货才刚刚将自己的家伙从我娘下体抽了出来,在後面等了一会儿的张杀猪就不耐烦的把九大爷挤到一边,
涎著脸笑著对我娘说:「妹子,想哥哥了不。」


  我娘脸上还带著性爱过後的红晕,眼睛水灵灵,她对著张杀猪张大了两腿,刚被九大爷享用过的花径一片泥泞,
她嫵媚的斜了肥胖的张杀猪一眼,声音嫩的可以滴下水来:「想,想哥哥的大鸡巴,还不快插进来」。


  看著娘亲在张杀猪肥胖的身子下底下呻吟著,我简直不相信平时贤惠的娘亲会做这样的事来。


  眼看著一个又一个男人在我娘亲身上发泄过兽欲後转身离去,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大牛心满意足的走了过来问
道:「还没来啊,我来了三次了,淑芳嫂真好看,铁柱娘的下面真紧,我跟铁柱说,他不相信,你看,他在干他娘
哩!」


  我顺著大牛的手指看去,离我娘不远,文静白晰的铁柱娘正跟一条发情的母狗一样半跪在地上,白嫩的屁股高
高耸起,铁柱抱著他娘的屁服,正操弄的欢呢。


  回过头,却看见大牛正盯著我娘的裸体,说道:「六儿,你娘真长的好看,你玩不玩,我先玩一回你娘!」


  不等我回答,高大壮实的大牛就把裤子一脱,正好一个男人满足的从我娘身上下来,没等我娘回过气来,大牛
那条粗的不像话的鸡巴就一捅到底,直操得我娘哼哼起来。


  看著大牛一边舔吸著娘玫瑰色的乳头,一边把粗黑的阳器捅到娘的下体最深处。


  而据我所知,全村的男孩子们都品尝过自己娘亲的肉体,三柱就曾在那次他娘亲跟村裡男人打赌的过程中,在
地头当著大家的面,跟他娘亲交欢,三柱儿的娘亲还唯一的一次女上位就是骑在三柱儿的身上,让三柱儿不费一丝
一毫力气享尽艷福,当时乡亲们起哄说要三柱娘一个一个服待来,三柱儿娘当场说了:「三柱是我的儿,我愿意这
样服待他,你们谁以後叫我妈,我就这样服待他!」


  我也以為母亲在那样眾多的男人的奸淫之中分辩不出我来,我乐此不彼的一次次在别人的婚礼上奸污著母亲。
直到有一次我正肆意的在娘的身上任意抽插著时,娘突然在我耳外说一句:「没胆的东西,只敢这样的时间才来。」
这让我很是羞愧,当时便停住了,被身後排队的大牛一把拉了下来,我当时看著母亲健美的胴体被大牛巨大的黑油
油的身体压在下面猛力操弄,她主动把结实的长腿盘在大牛的腰上,耸动著自己的臀部,迎合著大牛的抽插,她当
时挑战性的眼神和她肥美的阴唇包裹著大牛粗壮的阴茎蠕动的情景深深的印入到我脑海。以至於大牛痛快淋漓的颤
抖著在我娘的身体裡激烈的喷射之後还迷惑不解的拍拍我的肩头说:「今天你娘亲这麼卖力,不会以為我是你吧?」
我才知道,大牛享受了本来应该是我享受的东西。第二天陪娘结束後的晚上,我摸入娘亲的房间,当著父亲的面,
把娘亲剥的精光,把跟一头小白羊儿似的娘亲按在床上,在父亲及当晚三个来陪睡的叔伯们诧异的眼神中,娘亲的
呻吟声是如痴如醉,以至於父亲他们脱光了衣服贴了上来,我们父子叔伯轮流上阵,把娘奸淫得第二天早上忘记起
床喂猪。


  当年情欲勃发的我很是把母亲搞的哭笑不得,我只要一有想要的衝动,我就会把娘亲按在地上,撩起她的裙子
或扒下她的裤子,把自己的阳器插到她的身体裡,在田间地头,当我满意的从娘亲下体抽出阳器时,围观的乡亲一
哄而上,在村裡小巷子,当我愜意的享受著娘亲的肉体时,娘亲却不得不在我发泄兽欲过後还要应付围观的一群小
朋友,看著母亲裸著下身跪在地上一边替那些十几岁的小屁孩口交,一边被他们轮流抽插下体,在吃饭吃到一半,
当著全家的人面,把娘按倒在桌子上,扒下她的裤子,在哥哥们的古怪笑意中和嫂子们的半嗔中把娘亲奸淫的要死
要活,然後吃饭变成了无遮大会,嫂子们和母亲一样被剥的干干净净的被家裡的男人轮流著奸淫。那时,母亲甚至
只穿短裙,并且不穿内裤以应付我的需索。而我,在村裡也成了有名的蛮牛。三柱儿,大牛的二个嫂子,伙伴的娘
亲和姑嫂,经常在我伙同三柱儿,大牛等一群半大小子衝入屋内後,嬉笑著主动脱光衣服,接受我们的轮奸。我的
娘亲那自然是重点照顾对像,据娘亲的说法是,现在那群小子只要把阳器一插进她体内她就知道谁了,太熟悉了,
每个人的长短粗细,抽插节奏都她都一清二楚。


  小梅脸红红的出羞赧接受母亲关於快速应付男人的法门,我的两个出嫁的姐姐,三个嫂子和我二个姑姑,都被
召唤回来做陪娘。娘吩咐我们几个不要出去鬼混,她要用村裡秘方帮小梅护身,以防婚礼的晚上受伤。


  这种秘方,也是村裡一大密事,上千年来,婚礼上没新娘出过大乱子,这个秘方是有一定功劳的。这秘方一直
以来,只有婚後的人才知道怎麼做,当年我怎麼打听也打听不到,现在终於可以知道这秘方是怎麼一回事了。


  晚饭後,我和三个哥哥都被娘叫到房裡,娘亲一边熟练的把身上的衣物脱去,一边叫我们脱光衣服,她跪趴在
床上,把大哥拉到面前,张嘴含住大哥的阳器,二哥,三哥也熟练的一左一右的在娘亲的身边坐下,把玩起娘那对
饱满硕大的奶子起来,娘看我有些发愣,不知所措,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把正对我的臀部对著我轻轻摇了摇,那女
人的私隐之处紧闭的阴唇轻轻的裂开了一道小缝,对著我发起了性的邀请,二哥轻笑著说:「老六还不快点,爹正
在请人呢,娘今晚是没觉睡了,这头道菜让你先吃呢」。


  我挺著硬直的阴茎,伸出两手分开娘的阴唇,直插了进去了,那熟悉的紧凑滑腻让我舒爽的轻叫起来,随著我
猛力的抽插,娘紧紧的夹紧了下体,腔室不停的蠕动著,不一会儿,我炽热的精液就直喷而出。